当前位置 : 主页 > 娱乐 >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发布时间:2017-07-02 15:28  浏览量: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冈仁波齐》票房逆袭破3000万,牵动人心的朝圣者,归来之后在做什么?


我往山上一步一步地走
雪从天上一点一点地下
在和雪约定的地方
我想起我的母亲
要为更多的人去磕头朝圣
我们都是同一个母亲
但我们的命运却不一样
命运好的做了喇嘛
我的命运不好
去了远方

——西藏民歌


电影《冈仁波齐》中,一行朝圣者在途中遭遇车祸,拖拉机被撞坏,众人只能拖着车一步步继续前行。在路途中,他们唱起了这首西藏民歌,有人在看过电影之后说,那是最令人动容的情节,因为他看到了一颗最淳朴的、无怨的——慈悲之心。

一股清流,喧哗浮躁市场中的休止符

6月20日,在塞满了燥热商业片的电影市场,一部小众的文艺电影《冈仁波齐》上映,给喧哗浮躁的市场,带来了些许清凉和宁静。

《冈仁波齐》在上映首日仅以1.6%的排片量开画,却以21%的超高上座率高居榜首。上映三日,票房突破六百万。虽然经历《变形金刚5》等新片上映压力,却依旧以超高上座率和口碑获得越来越多瞩目,最高上坐率达43.8%,在影片上映第七日突破两千万票房。伴随影片超高的上座率及口碑,上映第九日(6月28日)票房突破3000万,创下近年来同类型电影少有的佳绩。

票房一路走高的同时,影片在口碑上也收获不俗成绩,国内外各大电影平台评分均位居前列。在豆瓣上,影片评分高达7.8;猫眼上,观众评分9.0,专业评分7.3;时光网评分7.6;包括娱票儿、淘票票、格瓦拉、IMDB等各大电影平台的最高评分达8.9,国外知名电影网站烂番茄的新鲜度更高达到100%。人们不禁疑问,这部电影,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猎奇的人会失望,但他会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实话说,《冈仁波齐》其实并不“好看”,没有视觉奇观的特效,没有宏伟阔大的场面,没有小花鲜肉流量级的卡司,甚至没有强烈的剧情冲击,没有太多的对白,没有渲染情绪的配音……

它太朴素了,太干净了,像是身处莺莺燕燕的人群中,却不施粉黛,清水芙蓉,特立独行的一个“异类”,它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好看”,但你却不得不承认,它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冈仁波齐》是第六代中坚导演张杨酝酿26年的新作,一部用纪录片手法拍的故事片,一部关于藏族人朝圣的故事。讲述了在藏历马年,西藏腹地古村“普拉村”同村10个普通的藏族人和一个孕妇一起从家出发,磕头2500公里去冈仁波齐朝圣的故事。

不可否认,有不少观众是抱着一种猎奇心理走进电影院的,因为影片的关键词是“朝圣”,关键动作也是“朝圣”,而“朝圣”这个带着宗教意味以及神圣信仰的举动,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伴随着西藏旅游一起火热起来的概念,并且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然而,这些抱着窥探欲去看电影的观众可能要失望了——这里没有他们要的猎奇。这里只有平静、平淡、平凡——但却有着凌驾于猎奇,更弥足珍贵的内涵。

它是一部没有高潮的电影,太静了,观众甚至能在电影院,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趁机问问自己,和自己对话。

这样生老病死的轮回,像极了人生

《冈仁波齐》故事很简单:一个寄希望于来世的老人,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一个家徒四壁的酗酒屠夫,一个身患残疾的少年,一对盖房子遭遇家人死伤的中年夫妇以及他们懵懂的9岁女儿……一行11人开始一段2500公里的朝圣路途。

导演张杨显然是想用这样一支小小的朝圣队伍,来容纳尽可能多的人生样貌,尽可能多的生活形态。藏人们在朝圣过程中遇到的所有事,出生,死亡,受伤,不厌其烦地扎帐篷,100万次匍匐,每天的聊天和祈祷,其实也是人类都会遇到的事。

甚至在电影过半的时候,有观众都在等着电影里会出现“意料之中”的高潮和反转:
当看到醉汉摔倒在雪地里,想着他可能不会再站起来了;当看到朝圣路上遇到暴风雪,想着这群人必会度过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当看朝圣路上车来车往,想着也许下一秒,会有惨烈的一幕;当看到青春期的藏族少年和拉萨城里的洗发小妹相遇,想着肯定会留下一段风花雪月……

然而这些情节都没有出现。从大雪纷飞到桃花盛开,再到绿树成荫,最后又见大雪纷飞。朝圣者依旧如故,对于命运的一切安排,他们都坦然接受。他们依旧磕头,太阳照常升起。

拖拉机被撞坏了,没有出现怒目或争吵,司机说车上有人等着急救,于是众人提醒了司机几句后就放他走了;遇到水洼,脱了厚重的衣服,照样一路磕头过去;钱不够了,就去打零工,赚得旅费后继续上路;年迈的老人在某天清晨离世,众人把他葬在神山的怀抱,没有痛哭只有祝福,然后继续赶路……

直到电影结束,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冰天雪地里那群朝圣者,在神山冈仁波齐安葬完逝者,继续磕长头上路。那重复了上万次的动作、无意识的连贯,在生老病死的轮回里,像极了人生。

张杨导演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用冷静而克制的手法去呈现了属于藏族人民信仰的一种生活方式,并没有多加主观的结论。于是,观众记住并且发自内心喜爱这部影片,也是因为影片通过朝圣所传达出的,一种击中心底的力量。

朝圣即日常,归来之后

从影片2013年11月拍摄完成至今,已经三年半。如今这些朝圣的藏人们,现在过得怎么样?这次朝圣,对他们有着怎样的影响?他们还能回到原本平静的生活吗?

摄制组带着这些疑问,又回到了普拉村,探望了这群朝圣的人——

屠夫江措旺堆在磕头之后,腿脚比以前利落了,不再杀牛宰羊;尼玛扎堆一家没什么变化,杨培爷爷依旧在山上放羊;斯朗卓嘎依旧放牛砍柴做家务,普通话退步了,目前没有生育;在朝圣路上生下孩子的次仁曲珍又生育了第二个孩子,如今大儿子丁孜登达已经三岁多了,大家都在传说,他是未来的转世灵童;曲珍的丈夫色巴江措由于年轻,开始出外打工;仁青旺佳由于身体原因,仍然在家放羊,见过世面之后,他更成熟了;仁青晋美一家三口去朝圣,自己又兼职司机,近二十万的收入让家里盖完了房子,妻子曲姆依旧在家务农,女儿扎扎现在读五年级;达瓦扎西离开村庄,到大理、拉萨打工至今……

实际上在藏区,藏族同胞们念经拜佛,转山转湖转寺转塔转经幡转玛尼堆转经轮,这些对于他们来说,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如同娘胎里带来的基因,在他们血液中流淌。

他们跋涉于朝圣路上,就如同我们去聚会、去超市、去打牌、去散步。这次朝圣,也并未改变什么。他们依旧保持着原有的生活状态,该放羊的放羊,该务农的务农。这次经历,更像是他们途中无数次经历的雨雪,落在身上,湿了衣衫,阳光照射之后,又消失了踪迹,看不到任何改变。他们把这样的朝圣当做生活,当做一次平凡普通的经历,远没有当代都市人揣度的遥远和触不可及。

所以不要再问为什么,那就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但是我们仍能透过这部影片,看到有这样一群人,依旧这样生活——

揣着一颗平常心,接受一切变故,不惧生死,永保快乐。平静而顽强地活着,心有目标,朝着一个方向,满怀善良与敬畏,抵达神圣的远方……

http://www.gztour.org/Tc5JjPXifs/7856476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