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科技 >

大脑植入芯片,这家创企说脑机界面或十年内实现

发布时间:2017-07-14 12:39  浏览量:

大脑植入芯片,这家创企说脑机界面或十年内实现

人类智能公司Kernel创始人布莱恩·约翰逊

  7月7日消息,据《连线》网站报道,脑机界面是当下科技行业的新热点,在人类智能公司Kernel创始人布莱恩·约翰逊(Bryan Johnson)看来,它有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内实现。

  将微芯片植入大脑来强化它的力量长久以来一直都是科幻小说里的情节。如今,脑机界面忽然之间成了科技界的新热点。今年春天,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创立新公司Neuralink来涉足该领域。Facebook在F8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一段一位ALS(肌萎缩性侧索硬化)患者用大脑来打字的视频。但事实上,有人比马斯克和Facebook更早入局。企业家布莱恩·约翰逊在2013年以8亿美元的价格将他的公司Braintree卖给PayPal,由此大赚一笔。去年,他动用其中的1亿美元创建Kernel公司,着手探究如何给帕金森症和老人痴呆症的患者的头骨开发和植入芯片,进而改编他们的神经网络来恢复他们失去的一些能力。

  不过,帮助恢复受损的大脑对Kernel来说只是一个切入点。现年39岁的约翰逊来自犹他州,他非常期待健康的人能够获得大脑神经强化那一天的到来。他已经成为了重塑人类大脑最能说会道的布道者之一。毫无疑问,这种项目会引发大量的疑问——Backchannel主编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最近在采访中向他提及了这些问题。他的回答会让你选择去获得脑机界面吗?(警告:该过程具有侵入性,但约翰逊希望将来能够找到不会对人造成严重损害的实施办法。)

  以下是对约翰逊的采访摘要:

  列维:你为什么想要给人类的大脑植入芯片?

  约翰逊:人类抱负的下一个边界就在我们的大脑里面。我们目前通过我们的感官机制来理解这世界,随着我们“解锁”我们的大脑,我们将发现数以千计或者数以百万计的抱负巅峰。

  列维:我们已经没新的抱负颠覆,现在得补上?

  约翰逊:看到我现在可能能够做的事情清单以后,我会希望上面有更多的选项。

  列维:这些是你想要做的事情,但你觉得自己能力有限,因为你的大脑不够强大?

  约翰逊:是的,就我现在的大脑形态,我觉得自己极其受限,不管是处理信息的能力,还是记忆信息,消化信息,思考信息的能力。就连我的想象力——沉思我不熟悉的东西的能力——也受限。我只能够想象我熟悉的东西。

  列维:难道其中的一些担忧不可以通过人类与机器智能协作来解决吗?那样的话,我们就不必改变我们的大脑吧。

  约翰逊:我问你吧:50年或者10年后,人类会变成什么样?成为人类意味着什么呢?

  列维:我不知道答案,也许我的大脑太小了。

  约翰逊:人类现在主宰着地球,因为我们是智力最高的生命。因此,我们能够决定吃什么,把什么当宠物来养,让哪些物种绝种,拯救哪些物种,阉割什么动物,克隆什么东西。我们现在在开发一种以AI为形式的新智力形态,无论它是否有意识,它都将会越来越强大。人类要在数十年后成为重要的存在,那除了解锁我们的大脑和干预我们的认知进化过程,别无选择。如果你试着想象一个让我们30年、40年、50年后都过得幸福快乐的世界,要是我们找不到办法去解读和编写我们的神经代码,那种未来是无法实现的。

  列维:目前我们还找不到办法。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们甚至能够在数十年内找到实现这一点的办法的?

  约翰逊:我们在尝试对基因组进行测序之前知道什么呢?我们在尝试登月之前知道什么呢?

  列维:说真的,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们能够“解锁”大脑,让我们自己变得超级聪明?

  约翰逊:我对于我们的成功没什么信心。那是我能给出的最理智、最诚实的回答。社会普遍认为大脑极其复杂。但我们之前并没有工具去恰当地探究它,因此我们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那么复杂。我们可能会在5年或者10年内在对大脑的基本性理解上取得突破。

  列维:你说过,可能会造福人类的一点会是,通过调整我们的大脑来让我们去做更加积极的事情。比如不打仗——通过改造我们的大脑,我们会变得少一些敌意吗?

  约翰逊:那些都会变成选项,我希望那一点会变成选项。

  列维:通过改变我们的大脑来改变我们的情感,对我来说听上去有些可怕。你看过《黑镜》(Black Mirror ,主要讲未来的绝望感与科技带来的弊端)吗?

  约翰逊:我有看过。对于新兴的技术,我们总是会产生这样的感受。很多人在听到改变大脑之类的事情时,都会有同样的本能反应:“那太可怕了。我觉得很不安。我就喜欢我本身这个样子。”随着人们变得能够接受该想法,他们就会沉浸其中,认真思考其它的潜在问题。我们为什么会觉得我们所拥有的那么可怕呢?我们为什么会觉得我们现在是神圣的标准?为什么会觉得改变大脑需要某种非常重大的理由?人类不是一直以来都在致力于改变自己吗?比如通过像正念冥想这样的方法。我们内心里不是对我们自己不满意吗?

  列维:那些属于内在的变化。我觉得你所提出的东西可能让人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不只是要改编人的大脑,还可能要在大脑里植入东西。

  约翰逊:我想,对于将东西植入到大脑,那种东西并不同于手机。但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一直以来所经历的那种技术演变的一部分。对于新兴的技术,我们总是会产生这样的争论。解决这些的答案就是,我想要生活在一个愉快的世界里,在一个能够让我觉得安全的世界里,我能够尽情发挥创造力,我会感觉到生命的目的和意义。

  列维:但如果有的人能够通过大脑的强化提升自身的能力,那没有改变大脑的人岂不是会处于劣势?他们可能会在学业、职场甚至在鸡尾酒对话中都没有竞争力。那么改变大脑就不会是一种选择了,对吗?

  约翰逊:那你是怎么看待有的人能够在私立学校上学,有的人被困在内城区的学校呢?

  列维:我觉得不好受。

  约翰逊:所以说这一切已经在发生了。人们不知为什么会觉得认知改进是新鲜事物。它并不是。我们只是有不同的认知改进形式。私立教育是一种认知改进形式。人类总是尽其所能去最大化自己的能力。如果我们给人的大脑加入技术,那它就是人类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的一种延续。现在,我希望,我们能够开发出可为数十亿人使用的技术。而关键的一点是,这并不是新鲜事。

  列维:你觉得这不可避免吗?

  约翰逊:毫无疑问。

  列维:那你估计计算机芯片植入大脑什么时候会实现呢?

  约翰逊:这要看技术类型,以及国家是否允许作出这种选择。要是我有个健康的大脑,我会在什么时候植入芯片呢?我会说9年到10年之内。

  列维:你觉得100 年后我们现在出的书会因为太过基础而没人看吗?

  约翰逊:那是肯定的。

  列维:所有的大师看起来都会像是不值一提的线条人物。

  约翰逊:这点我不认同。未来的人将会把整个故事拼凑起来,从而回顾这一进化过程。比如,哪些人做了些什么?哪些人给我们现在的快乐生活作出了贡献?我们给这个物种做了哪些好事情?

  列维:但我觉得,你是在谈论人类活动将从生物进化轨道转向某种让人类一下子就进入超强的人工进化的路径,这种进化会改变“人”的定义。

  约翰逊:就是这样。我们现在正处在自我导向的进化时代,不管是从基因、生物学、神经学还是身体的角度来看,都是如此。我只是在等待某个国家站出来说,“我们是人类潜能的归宿。带上你的技术,我们一起来增强人类的潜能吧。”

  列维:现在有国家在考虑那个吗?

  约翰逊:我已经秘密地进行过一些讨论,我想说大家的兴趣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大。说到国家的竞争力,我想它一旦爆发起来,它将会爆发得很快。(乐邦)

相关新闻

http://www.gzestate.com/cFF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