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徐玉玉案”公诉背后:父母拼命打工用劳累抚平伤痛

4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经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审查终结,于2017年4月17日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这是该案最新的进展。

对于大众来说,这起具有标杆意义的案件,将给予电信诈骗分子一次强有力的打击;对于痛失爱女的徐连彬来说,女儿的公道近在咫尺。

距离去年8月19日案发至今,差1天刚好8个月。

这段漫长的岁月,徐连彬夫妇是怎样度过的?

拼命打工,用劳累来抚平伤痛

4月18日,晴。

连续几个阴天后,临沂终于迎来了明媚的阳光。气温不高不低,刚好20度,但徐连彬还是穿上了厚外套。

他感冒了。

这些天,他不想出门,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导致自己女儿去世的人,究竟会被判多少年?罗庄区检察院的人来过,临沂市检察院的人也来过,除了关心,都问到一个相同的问题:有什么想法,需要哪些帮助?

徐连彬没有提经济上的事,回答的核心只有一个——严惩肇事者。

不是他不需要经济赔偿,而是再多的金钱,在他看来,于女儿来说,都只能算“一堆废纸”。他早已确定了坚持要求严惩肇事者的想法。

“我能赚到钱,我打工的钱,足够我们生活了,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要给娃讨个公道。”对于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的提问,徐连彬多次这样强调。

徐连彬赚的钱,不算多,每天150元,在家附近的工地上做泥水匠。这是他几十年来行走社会的根本。孩子出事后,一度,他和妻子每天把自己锁在家中不愿出门,连那片本该种上冬小麦的土地都荒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现在好了,他种上了花生。

“她(徐玉玉)妈妈身体也好多了,我现在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给她做饭,然后出门打短工,不敢走远了,得离家近一些。”

徐连斌说,8个月来,他干得最多的事就是拼命劳动,让自己累到不行,回到家中,方能睡得安稳,“不然,如果我睡不好,她妈妈就要受影响,会生病”。

收起女儿遗物,只摆放通知书

徐玉玉,18岁,山东临沂市罗庄区高考学生,徐连彬与妻子李自云的二女儿。

2016年6月,以568分的高考成绩,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这样的喜讯,对于一个略显贫寒的农村家庭来说,有着无法言喻的自豪。更何况,大女儿已大学毕业,还在国外工作。

徐玉玉还是一个性格开朗,有着远大理想的女生。

这个出生寒门的孩子有写日记的习惯,她曾经在日记里表达,“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要走出去,我一定要走出去,走出去看看祖国的一切”。

然而,一切都在2016年8月19日戛然而止。

为了帮家里节约钱,徐玉玉相信了电信诈骗分子“2000元助学金”的谎言,按照对方的指示,将父母借来的9900元学费,转入了对方账户。发现被骗后,徐连彬骑着三轮车,载着女儿去报警。回来的路上,天空下起小雨,徐连彬提醒女儿注意避雨时发现,女儿已歪倒在车厢中……

有腿疾的母亲李自云,曾几度悲伤昏厥。

徐连彬原本想按照女儿生前喜欢的方式,对她的房间重新进行摆设。但后来放弃了,只在书桌上保留了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她妈妈现在愿意出门了,刚出事的时候,整整两个月都不出门。”徐连彬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难以承受痛失爱女的伤痛,李自云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一度极差,家人和亲友都非常担心。后来,大女儿辞去了新加坡的工作,专门回家陪伴才好了些。

2016年9月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官方消息:山东临沂罗庄区检察院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等人,依法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2017年4月17日,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就该案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经审查认定,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陈文辉、郑金峰、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交叉结伙,通过网络购买学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别在海南省海口市、江西省新余市等地,冒充教育局、财政局、房产局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购房补贴为名,以高考学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电话,骗取他人钱款,金额共计人民币56万余元,通话次数共计2.3万余次,并造成山东省临沂市高考录取新生徐玉玉死亡。2016年6月至8月,被告人陈文辉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另案处理)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并使用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

提起公诉的信息传到了徐连彬耳朵里,几天未出门的他,一大早就穿上厚外套出了门。他想在社区里听听邻居的意见,也想顺道去买点感冒药。

“好事,好事!感觉马上就要讨到公道了。”他说,他把这个信息告知了孩子母亲,孩子母亲也很高兴。

“接下来,等感冒好一些,我又要出去打工了。”徐连彬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现在心情还行,有盼头”。

来源: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